无码中出
提示:请按Ctrl+D收藏本站!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» 家庭乱伦» 換妻劇場

換妻劇場
发布时间:2019-07-16 01:00:30   浏览次数:604

當天晚上,雨詩依在我的懷?,問我感覺怎樣又撩起了我的性欲,我的手從她的肩上緩緩的滑到腰下,探進她密密的叢林,竟然發現那?已是濕濕的一片“你好淫,還問我。”我打趣她。說歸說,我的陽具早槍口直直的挺著了。我的動作仿佛讓她明白我也變成了欲海精英了,她立刻把雙腿纏上我的身體,不停的用大腿在我的裆部摩擦。我的熱度讓她吃驚,“你進步神速呀。”她笑我。“當然,有你這個淫妻嘛!”我也取笑起她。“和我說說換妻俱樂部的事好嗎?”我接著提出要求。雨詩點了點頭。

原來,雨詩童年就移民澳大利亞,長大後身受這個移民國家換妻風氣的熏陶,在16歲時和當時的男伴就在著名的悉尼歌劇院附近的一個高級別墅?玩起了交換的遊戲。我不敢相信,她竟是在那?被開的苞。“當時你什麽感覺?”我問。“那天,我隻是好奇,就去了。一個陌生人和我做的,我疼死了。平時,我的男伴隻吻過我,他也是好奇帶我去的。見我落紅,那陌生人立刻停了下來。那晚,我看了許多男女的交換,但再沒一個男人碰我。”“哦?爲什麽?”我驚奇的問。“參加換妻俱樂部的都是有教養的男女,他們有一個原則,對處女不能傷害。發現處女要立馬停止。”雨詩說,“可是,我在那呆的一夜卻使我很想男人操我,我的小穴癢的不得了。回來後,我要我的男伴幹我,他卻舉不起來了。我一氣之下和他分了手。事後我知道自己很喜歡男人幹我,於是,有機會就約男人一起去那?。時間久了,就和哈麗思夫婦混熟了。他們勸我找個同好做終生伴侶再玩換妻遊戲,這不,老天把你賜給了我。”她說著開始吻我的脖頸並向下吻我的乳頭。我一陣酥麻,沒想到男人的乳頭也有這麽敏感的反應。在她吻我時我的手也沒閑著,順她光光滑的背直摸到屁股溝,並用雙手使勁捏她的臀肉。雨詩的頭又向下移去了,她的嘴這次卻沒含我的雞巴,而是沿大腿根下到陰囊,再叫我擡起腿,天呐,她的舌頭在我的屁眼舔起來,我象電流輕擊,全身發顫。我不能忍受了,立馬攔腰把雨詩扳的屁股朝上頭在下,把我的嘴緊緊敷在她那嫩穴上,不斷舔弄她的陰蒂,還把舌頭當雞巴在她的穴?一進一出。

“啊!舒服死了。再深點。啊啊,我好美!”雨詩開始浪叫。我知道她這時最需要我的雞巴幹她。於是,我從床上爬起來,移到她的身後將雞巴戳進她的洞洞,淺進淺出,深進淺出,淺出深進,我的小腹撞擊在她的屁股上,發出啪啪的聲響,雨詩的乳房在我的沖擊下有規律的抖動,加上窗外皎潔的月光透進臥室,更襯出良宵的情緣。

自由的門開啓後,我的眼前是更燦爛的性生活,雨詩、我、哈麗思夫婦就經常沈浸在性的歡樂中。其間,我們又結識了一批新朋友,但是雨詩始終不肯帶我去換妻俱樂部,問她,她不是支吾就是笑而不答。一天,我急了,作出發怒的樣子,雨詩才說出心?話。原來,她以爲,我目前還不是她的老公而不想讓我去。“你若真的不介意,結婚當天我們就一塊去俱樂部。”雨詩說,“你要想好啊。在俱樂部可不象我們平時那麽簡單的交換啊!”我不以爲然,不也是交換嗎?雨詩和我商定,我畢業後馬上結婚,然後再回國。

畢業的日子很快到了,我和雨詩的婚禮十分簡單,隻有哈麗思夫婦等一批同好和雨詩的家人到場。我們決定,把精彩放在換妻俱樂部?。

天終於黑了,雨詩領著我來到郊外一座豪華別墅門口,當車停下後,她輕輕按了幾下門鈴,很有規律的鈴聲響了,良久?面的燈亮了,門自動打開,我們走進去是一個碩大的花園,穿過花園,一個侍者打扮的人引我們進入客廳,客廳很曠,沒什麽東西,隻沙發彩電等必須的家具。我有些不解時,雨詩和那侍者說了幾句話,侍者拍了拍手,我對面的牆壁豁然打開,?面強烈的燈光立刻刺花了我的眼。這時,音樂響起,奏的竟是結婚進行曲。雨詩悄聲告訴我,她早和換妻俱樂部主人說了我們新婚就來享樂的事,我不由的和雨詩踏著音樂進入?面,身後的牆壁又自動的關閉了。看見我們進來,很多人臉上掛著笑容對我們點頭,有幾個男女還舉手向雨詩緻意。顯然,雨詩是這?的常客。

進去後,我們在長桌上取了杯紅酒品起來。這時,好幾對男女走到我們跟前,從雨詩和他們的談話中,我得知今晚少不了耗盡身體的肉搏戰。說話間,有的男人已在雨詩的身上摸摸捏捏,當然,一些女子的手也不老實的探索我的檔部。我掃了一下房間,數出有15對夫妻在。

交談聲隨著牆上的鍾聲嘎然而止,一個約四十的男人從房梯走下來。大家都看著他。他對我們擺擺手拉開了嗓門:“各位,今天是我們俱樂部人到的最齊的一次聚會。我很高興。特別市是有對新人要在這過新婚之夜,是俱樂部成立以來的第一次。感謝雨詩新娘我們的老朋友,這是她的貢獻!更感謝新郎,他的勇氣讓我們的派對更有紀念意義。”我聽著不禁有些飄忽了,主人的話在耳邊萦繞,很多都沒能聽進去,不過,我聽到他說爲了我們今晚的聚會以我們爲主角。

“你願意嗎?”雨詩對我的耳朵說。“什麽是主角?”我問。雨詩的臉紅了,原來,換器妻俱樂部每次狂歡後,都要選出當晚的最佳老公和最佳妻子,有他們和所有夫婦性交把聚會推向高潮。以我們爲主角,那就是要我幹所有在場的女人,我的新娘子則要被所有男人操。這時,我還能說不嗎?我點了點頭。全場立刻響起了掌聲。

於是,雨詩走到房間中間緩緩的脫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她嬌小但挺拔的乳房,平坦的小腹,黑黑的森林和飽滿的蜜桃並把手伸到舌間親吻,既而滑向下巴,前胸,乳頭,再在茂密的陰毛處摩挲。四周的男女看著,也紛紛開始了愛撫,男人的喘氣,女人的呻吟逐步彌漫了整個空間。但是,大家的眼睛還是緊盯著中間的雨詩。就象我已有個女人把手伸進我的內褲,我還是瞅著我赤裸的新娘。這時,雨詩對我招招手,我站起走到房中間,雨詩又指了指周圍,我才發現整個房內隻我還穿著衣服,其他人都赤身相對。可能他們看見雨詩的動作,都哈哈大小,我實在是無地自容。好在我有經驗老到的雨詩,她很熟練的脫去我的西裝、襯衣和褲子,鞋襪。並跪在我的前面拿手愛撫我的陽具。我感到非常的舒服。當我低頭看雨詩時,她正向旁邊招手,一個個子很高,30來歲的西方男人走了過來。雨詩改成右手玩我的陽具。左手摸那男人的雞吧。那人爽的哦哦的低叫,他的眼睛看著我,一副得意的表情。我看見所有的男女已糾合在一起,隻是全面對我們,他們還在享受視覺,玩了一會兒,雨詩的的小嘴開始舔我們的雞吧,舔了一會,她又忽而把我的吃進去忽而吃進那男人的雞吧。在嘴吃著一根雞吧時

,她的手還在揉搓另一根。我看到那男人和我一樣,馬眼流出很多水,莖部則因爲雨詩的口液而油光發亮。

我突然感到雞吧酥麻,便不顧一切的拼命按住雨詩的頭,不讓她的嘴離開,我的雞吧在她嘴?快節奏的抽動,她的嘴撐的鼓鼓的,然而,就在我要發射時,雨詩把它吐了出來。改成手的套弄,與對那男人一樣,我爆發了,瓊漿從我的生命之根噴薄而出,有力的射在雨詩的臉上,脖頸上,那男人也在此刻發射了,我沒想到她竟然把嘴接著他的精液,不過看著雨詩仰著頭,很陶醉的表情,我也很興奮。

那男人見雨詩用嘴接他的精液很滿意,他拍了拍雨詩的臉頰退到了房子的一邊,雨詩對他抱以微笑。我看了,也準備退走,雨詩卻一把拉住我,她湊到我的耳邊說:“你要留下,今天你是主角啊!”我隻好呆在原地不動。這時,一個女子很快來到我的跟前,跪在地上用手套弄我軟下的陰莖,而一個男子已經在舔雨詩的騷穴了。我驚異的是,這兩個都是黃種人。我的陰莖開始慢慢硬起來,那女子擡起頭看看我,一臉得意,“怎麽樣?我友讓你雄赳赳了吧!”她說。我點了點頭,忍不住問她是不是華人。她立刻回答是。然後她告訴我她的情況。

原來,她叫何小曼,也是喜歡交換遊戲的,這次隨丈夫魯槟到澳洲談生意,就光顧了這家換妻俱樂部,沒想到遇到同好的同胞,他們夫婦很興奮,就搶著和我們做愛。“你看我老公和你太太玩的很痛快。”她說。我看了看雨詩那邊,果然,魯槟和我的新娘子正用站立的姿勢玩著,雨詩掛在魯槟的腰上拼命的晃著身體,魯槟的手在雨詩的奶子上遊動,雨詩的手則緊緊勾住他的脖子。我的熱血友沖起來了我把小曼掀翻在地,從後面插進她的洞,小曼就隨著我的動作前後聳動,嘴?啊啊的呻吟著。一會兒她開始大聲浪叫,“我啊、我、舒、服、死了!我還要男人啊、啊!”她的要求立刻獲得了滿足,一個黑人走到她的嘴邊把雞吧塞進她的紅唇,在我們一前一後的夾攻下,小曼嘴?隻有了含混不清的嘟噜聲,她的汗水留了滿聲。這時雨詩進入了更瘋狂的境地。我看見她坐在魯槟的身上,臉對著、他的腳丫方向,那兒站著的男人的雞吧被她銜在嘴?,她的兩側分別有兩根雞吧被她的左右手抓著,,四根雞吧讓我的夫人成了人盡可操的淫娃!

女人和男人到底不同,在雨詩和男人們大戰時,我又洩了。這回我射進小曼的身體?。我連聲說不能再幹了!小曼笑了:“那你靜靜看所有男人玩你的新娘子吧!”我隻好退到屋角。再看雨詩,她的身上已滿是男人的精液,魯槟夫婦也退到旁邊看雨詩的性表演。此時,雨詩躺在地上雙腿分得開開的,小穴已被幹翻了,洞口一片黏糊糊的,是她的騷水混雜著男人的瓊漿,而她的嘴?仍喊著要男人幹她。俱樂部主人走過去告訴她,所有男人都幹了她,現在都不舉了。她竟然叫著我不管我還要。主人沒法對屋外喊你們進來吧。立刻,所有下人闖進房間,個個雞吧直聳,顯然他們早想享受女人了!我數了數下人竟有20多。雨詩受的了嗎?我開始擔心。

然而我的擔心是多餘的,20多個下人排隊幹她,又紛紛把精液射進她的身體各個部位,她仍然浪叫不減不過是聽不清她叫些什麽罷了。小曼湊到我身邊說:“你老婆真厲害!”過了好長時間下人們也

全幹過雨詩了。她躺在地上,不,應該說雨詩躺在精液堆?還睜開對我做了個滿足的笑容。

狂歡結束時,所有男女對我和雨詩表達了敬意,我們都友好的回應了對方,這次聚會我們還有一個重大收獲,就是,結交了魯槟夫婦,回國後我們有意的到他們的城市工作,在國內繼續享受性交的歡樂,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,希望能盡快寫給性男性女們欣賞。